汉白玉雕塑犹如赌石

10-05-12

从昨天开始,成都艺术超市正式向公众开业,7大艺术院校和6家艺术机构的数百件以架上绘画为主的艺术作品,让到场的观众们目不暇接,而一楼正在举办的“形与意———中国当代架上雕塑邀请展”则更是吸引了许多人的兴趣。这些雕塑作品或唯美、或新奇、或简约、或繁复,却无不工艺精良,流露出雕塑家们倾注其中的心血。

所有的雕塑都从泥土开始

在现场展出的60余件作品中,雕塑的材质有铸铜、青铜、木材、大理石、汉白玉、玻璃钢、树脂等等,可谓多种多样,但展览的策展人之一唐红萍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所有这些材质各异的作品,最初都是用陶土打稿子。“泥土的可塑性最强,从古到今都是以它作为雕塑的草稿。”

关于雕塑家用刻刀改变着黏土形貌的场景,恐怕许多国人心中都会浮现出著名文学家茨威格所描写的罗丹,这篇赞叹罗丹工作全神贯注的短文因为被收入语文课本而特别出名。“他拿起刮刀、木刀片轻轻滑过软和的黏土,给肌肉一种更柔美的光泽……这样过了半小时,一小时……他没有再向我说过一句话。”

然而,或许许多人不知道,那尊黏土像也不是罗丹的最终作品,而是“模板”,以这个模板为基础,雕塑家的作品将被翻铸到青铜或其他坚硬耐久的材质上,呈现给世人。唐红萍告诉记者,做完黏土底版,雕塑家的工作也并未结束。“尤其是对于这种铸铜的雕塑来说,雕塑家还要再次亲自打磨、修整铸出来的作品。”唐红萍指着女雕塑家董博泉的作品《失去的宠爱》介绍说,“比如这关节处的起伏,高一毫米或者低一毫米,呈现出来的视觉效果都是不一样的。一般的观众只会看到这些完美的形体,很难想到雕塑家们背后的辛劳。”

在整体气质方面,这些架上雕塑都不约而同地拥有较为浓厚的“东方气质”———著名雕塑家、中国雕塑学会副会长陈云岗的“扬州八怪”系列,造型古朴,神韵沉郁。据记者了解,展出的3件八怪系列平均一件就价值40多万人民币,而且雕塑家的意思还是尽量不卖……

用汉白玉做雕塑犹如“赌石”

全国城市雕塑艺术委员会副主任霍波洋用合成纸浆创作的《霜降》,造型简约,却瞬间给观众一种肃然、静默的感觉;清华美院雕塑系青年教师施丹的《彼岸》,将大理石打磨成圆润的山岗,放置在不锈钢镜面上,两山之间有一个坐在椅子上的小人,画龙点睛。

“国外优秀的雕塑大师很多,但我相信他们做不出这样的作品———我不是说这些作品胜过大师,而是它们身上所凝聚的文化底蕴和独特气质,这是外国雕塑家们体会不到的。”唐红萍说,“和架上绘画一样,和所有中国艺术家创作的作品一样,归根结底,我们所依托的永远是我们自己生于斯长于斯的土地和空气。”

与铸铜、玻璃钢和大理石等材质相比,场内少有的两件汉白玉雕塑属于较为“稀有”的类型,均出自四川美院的雕塑家何力平之手。他告诉成都商报记者:汉白玉材质的雕塑很大程度上受限于石材的天然条件,做一件十分艰难。

“经常是花了几万元买下两方石材,刻到一半出现色块瑕疵,就全部废掉,就像是玩翡翠那些人的‘赌石’一样,风险很高。”何力平叹道,用机器打磨汉白玉石材的加工过程中,一直都有极细的粉尘飞扬,久而久之,容易造成操作工人患上“尘肺”,现在越来越难找到熟练工人帮助他加工作品。“这种材质的雕塑自然也越来越少。”何力平说,“无论如何,不管使用什么材质,最终决定一件好雕塑的,还是雕塑家的思想和艺术头脑。”

1、这里都是学生的画吗?

不是,这里有7大院校的师生作品,还有6家专业艺术机构。

2、请问我们这些民间、业余的画家,可以把自己的作品拿到画廊来展示销售吗?

需要先通过你找的画廊评审,如果他们觉得你的画很好,可以谈。

3、我们购买画家的作品时,可以要画家的电话,直接与画家联系吗?

当然不可以,这是专业画廊的大忌。除非你已经是非常资深的藏家,收藏有这位艺术家许多作品,在展览或其他场合与画家见到面,人家自己愿意和你交朋友。(乔雪阳)

除了黏土

还有什么可以做雕塑的模子

所有的制模材料都必须满足两项要求:1、使用起来得心应手;2、满足所雕刻作品的长期要求。雕塑作品通常先由柔软易操作的材料制成,然后通过各种方式,转换材质,令其变得坚硬。黏土、蜡、石膏都是制模的材料。

青铜雕塑

最常用的“失蜡法”

将完成的黏土“底稿”用橡皮模覆盖,产生一个空心的雕塑。把热蜡倒入模子,然后再倒出,留下一个蜡壳,当壳子从模子中取出时,就形成一尊空心蜡雕。蜡的内外表面都覆盖上一种叫围模的防火材料。干燥后加热围模,使蜡熔化,在内部形成一个空间;浇注青铜溶液,冷却后围模破碎,就产生了一个最初的空心青铜雕塑。然后是一个镂雕的过程,在此期间加入化学品,产生化学反应,产生铜锈绿。

  • 分享到: